我叫成天乐,说实话我真对不起我这个名字!活了二十多年,我就没怎么乐呵过,而且要多悲催有多悲催。

大学毕业以后,一直没找到什么工作,就一直在武汉瞎混,一年到头,只有奶奶去世的时候,回过一次家。

那天我回到武汉市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七点钟了,回到家里给父母报了一声平安,收拾了一番洗了洗澡,然后又吃了点东西就躺床上睡觉去了,毕竟坐了一夜的火车疲倦的很。

可是当我刚睡着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我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房东打来的,这让我很是郁闷呀!因为房租快要到期了,房东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是来要房租的。

当我接起来电话之后,房东果然是要房租,她告诉我还有一个月房租就到期了,赶紧准备准备钱,月底她好过来取。

待得电话挂了之后,原本还困的不行的我,直接就精神了,因为我没钱呀!原本来的时候,我老妈要给我一万块钱,但是我这人比较好面子,死活没要,当时我也没想到房子快到期了。要是知道房子快到期了,说什么我也得把钱接下来。

我这房子是一室一厅,一年租金7200块,而我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五百多块钱了呀!这点钱我省着花也就够一个月的,而我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了。

我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时间下午一点,睡也睡不着,不如去人才市场溜达溜达,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没有。

二十分钟之后,我来到人才市场,可是当我去人才市场转了一圈之后,我真的是失望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工作,即使有合适的,但是人家公司却要工作经验,刚大学毕业没多久,上那去弄工作经验?

我真的很鄙视要工作经验的公司,套用一句网络语言,诸葛亮出山前也没带过兵呀,你们凭什么要我有工作经验?

其实在这之前我倒是有工作,而且工作还不错,不过没干一个礼拜就被辞退了,其实算起来我发现我挺倒霉的,一个月换五家公司是一个什么概念?也许你们没有体验过,反正我感觉是无比的蛋疼!

按理说,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找一份工作应该很简单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每去一家公司,上不了几天班就被莫名其妙的辞退。

而且辞退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最让我无奈的理由是,老总的小蜜说我来公司之后,她天天做噩梦,无奈老板就把我开除了。

当我听到这个理由的时候,气得我指着那小蜜的鼻子骂。你丫丫个呸的,你说你做噩梦管我鸟事?这明显是给人当小三心里有鬼,她姥姥的居然赖到我身上,真是气死我了。

我怎么会那么倒霉呢?以前我还不清楚,可是自从这趟回家之后,我算是找到原因了,那就是因为我是七月十五日,鬼节出生的孩子。

以前我真的不相信鬼节出生的孩子就倒霉,但是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我现在是真真的相信了!而且我隐隐的感觉到,我的身体好像在发生着什么变化。

不管现实多么残酷,不管生活多么悲催,日子还是要一天天的过,房租马上要到期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的话,那么我只能悲催的流浪街头了……

说实话,在外地打拼真的非常的不容易,特别是像我们这些,所谓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更是眼高手低,一般的工作看不上,好点的工作,人家公司还不一定要你,弄来弄去最后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可是他姥姥的,一般的工作,我去了没几天就被人开除了,真是点背到家了呀!这TM的还没到本命年呢,如果到了本命年,我都怀疑我能不能活过去!

我悲催加无奈的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市里第一人民医院,当我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白大褂走到门口贴了一张纸。

当下我走过去一看标题的几个大字,顿时让我好一顿兴奋呀!只见那A4的纸上写着‘招聘工作人员——工资5000元’然后就是一个电话号码。

我赶紧将这张纸揭了下来,生怕被别人抢了先,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上面的号码,电话一通,我立刻兴奋的说道:“您好,我刚看到您的招聘信息,我能应聘一下吗?”

我一听这话,差点没破口大骂,这货说的是人话么?什么叫是个人都能干?要不是我现在缺工作,我非得臭骂这家伙一顿。

我压了一下火气刚要说话,只听电话另一头的人说道:“你是不是在医院门口呢?”

我闻言立刻扭头往医院门口看去,只见刚才的那个白大褂,正一脸猥琐笑容的冲我招手。我挂了电话快步走了过去,一脸微笑的说道:“您好,我是应聘的。”

白大褂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满脸的络腮胡子,长的五大三粗和个大狗熊似的,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哈’一笑道:“小伙子很精神呀,今年多大了,叫什么?”

大叔闻言瞅了我一眼,一双大手在我的胸口按了两下,笑着说道:“进去说吧。”

我看着这大叔按我胸口的时候,脸上居然露出猥琐之极的模样!弄的我浑身一麻,心说这老家伙不会是怪蜀黍吧?或者有着老玻璃的爱好?

如果一会儿情况不妙,我立马扭头就跑,我可是呀!万一让这怪蜀黍占了便宜,那哥该有多冤枉呀!

这年头可是个宝呀!找个可比找个恐龙难多了!所以我的打起一百二十个精神来……

我跟着狗熊大叔七拐八拐之后,居然到了医院最后面的一栋楼,我只看了这大楼一眼,吓得我差点没叫了出来,只见在八楼的窗户处,一个年轻的女子,身穿鲜艳如血一般的红衣,居然纵身一跳,快速无比的跌落而下……

八楼那么高,人要是摔下来肯定稀巴烂了,我为了以后能够继续吃豆腐脑,所以我快速无比的闭上了眼睛。可是当我闭上眼睛大约过了十几秒钟之后,居然没有听到人体落地的声音,这让我有些惊奇,当下我立刻睁开双眼。

一睁眼顿时就把我吓了一跳,只见一张满是胡子的猥琐脸庞,印入我的眼帘,当下我惊叫道:“啊!哇擦,你干什么?”

狗熊大叔看着我那一脸害怕的表情,咧嘴‘嘿嘿’一笑道:“乐乐,你刚才闭上眼睛干什么呢?”

我一把推开狗熊大叔,往前面看去,可是一看之下让我后背不由的一阵冰凉,刚才我明明看到有人跳楼,可是楼底下为什么没有人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没有理会狗熊大叔的话,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摸了摸下巴开口道:“大叔,你刚才没有看到有人跳楼吗?”

“有人跳楼?”狗熊大叔抬头往四周看了看,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我的头上,笑骂道:“你小子胡说什么呢?哪有人跳楼,你是不是看到鬼了?”

难道我真的看到鬼了?其实我能看到鬼一点都不稀奇,因为我是在鬼节出生的,从小阴气就比较重,小时候更是见到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最近更是倒霉到家了,在家里还遇到鼠身人面的妖怪,现在来到这阴气比较重的医院,看到鬼怪太正常不过了。

不过我有些想不明白,因为我听我奶奶和我说过,我小时候之所以能看到鬼,那是因为我体质比较特殊,再加上是在阴气比较重的时辰出生,所以才导致了我能见到鬼。

见到鬼是非常稀奇,而且我还因此得过大病,不过被那算命老道给我治好了,据我奶奶模模糊糊的说法,说老道在我家布下阵法,已经帮我把能够看到鬼怪的阴阳瞳给压制住了,而且这些年也并没看到什么古怪的事情。

可是自从我这次回家之后,好像一切都又回到了终点,难道说算命老道在我家布置的阵法已经失效了?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导致我的阴阳瞳,又重新打开了?

我可是听我父母说过,当时那算命老道说我有这一双阴阳瞳,可观众生的生死、苦乐、和世间的种种行色,更可以看到无数恶鬼冤魂。原本我父母和我奶奶的意思是让算命老道治好我之后,再帮我把阴阳瞳破去。

当时算命老道说我这阴阳瞳不好破呀!要破的话会非常的消耗他的法力,而且还会折损他的阳寿,最为关键的是,上天给了我这个能力,他是不能给我毁了的。最终只是在我家布下了那个‘五行颠倒扭转阵’来扭转一下我的气运。

前面也已经说过了,自从我家里布下了那个‘五行颠倒扭转阵’之后,我确实看不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是随着我再次回到家中,见到了稀奇古怪的事情之后,我发现我的阴阳瞳好像真的恢复了!

这个时候我又想起我父母当时和我说的话,说当年的那个算命老道讲过,让我最好不要离家太久,一旦时间久了得不到阵法之力的压制,那么我这双眼睛就会恢复过来,按理说恢复过来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我家里人总是担心,说老看到不属于阳间的东西,对我的心理有影响。

其实想想也真是这样,阴阳瞳一开,你就会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你一进电梯看到一个披头散发满身是血的女鬼站在里面,你肯定会吓的嗷嗷乱叫!又或者说,你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一睁眼看到床上躺着一个白衣女鬼,绝对是刺激加过瘾呀!

算算日子,除了我前几天回家的那一趟之外,我都两年没有回过家了,不是说我不想回家,而是我觉得真的没脸回去,父母辛辛苦苦供我读书,可是书读完了,结果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与其回去丢人,不如继续在外面打拼打拼。

也许就是我没有回家的原因,所以导致我的阴阳瞳恢复过来了!而让那鼠身人面的妖怪找上了门。

我说过,鬼节出生的孩子阴气较重,但凡是那妖邪之物都喜欢找阴气较重的麻烦,所以我才会如此悲催的遇到那只恐怖的妖怪……

狗熊大叔看着我愣愣发呆,当下伸手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依旧是一脸猥琐笑意的说道:“乐乐,你想什么呢?怎么老发呆呢?你到底还想不想干这份工作了?”

我的思路被狗熊大叔打断,回到了现实中,咳嗽了一声,然后问道:“大叔,你不说,我还忘了问了,我应聘的到底是什么工作?工资怎么那么高?”

狗熊大叔冲我眨巴了一下眼睛‘嘿嘿’一笑道:“到了了。”说完,领着我走进大楼。

当我走进这栋大楼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一股阴风迎面而来,这大夏天的居然让我感觉到浑身一凉,真TM的够邪门的啊!

走入电梯,我看到狗熊大叔按了一下负2层,这让我不由得犯起嘀咕来,难道这货要带我去地下室?又或者是去地下室拿什么东西?

可是当电梯打开之后,对面门上出现的三个大字,彻底的让我惊呆了——太平间!

这三个字印入我的眼帘之后,我的心中顿时犹如一万万只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这TM的是什么节奏?太平间呀,亲们太平间呀!这是医院存放死人还有各种尸体标本的地方呀!狗熊大叔居然领着我来到了这里,这货到底要干什么?

我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用胳膊碰了碰狗熊大叔,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大叔,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我一听这句话,惊的眼珠子瞪的老大,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说什么?熟悉……熟悉工作环境?大叔你别开玩笑呀,这里可是太平间,难道你让我在这里工作?”

我看着狗熊大叔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说实话我都想脱下鞋来,狠狠的抽他几个大嘴巴子。

什么玩意儿?坑我呢?我一直觉得这工作有问题,工资那么高,却不写是什么岗位,弄了半年是在天平间工作!这TM的也太晦气了吧?

我已经够悲催的了,没想到找个工作居然还是这样的工作,还特么让不让人活了?

当下我立刻回到电梯,扭头就走呀!这活没法干,我的阴阳瞳已经恢复过来了,如果待在这里的话,那么还不天天看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早晚我就会被吓死的。

狗熊大叔一看我要走,顿时就急了,一把将我从电梯里拉了出来,语重心长的说道:“年轻人怎么那么急躁呢?工作没有高低贵贱,而且咱这份工作其实很好的,一不用你动脑,二不用你出力,你只需要晚上过来看着太平间就行,有医生来取尸体或者标本的时候,帮忙打开太平间就可以。”

我一听这话气得直翻白眼,指着狗熊大叔吼道:“你丫的闭嘴吧,小爷我好赖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你让我来看太平间?是你脑袋被驴踢了?还是我脑袋被门框夹了?我要是在这里工作,传出去的话,以后我还怎么混?”

“混什么混呀?”狗熊大叔一脸无所谓表情的说道:“大叔我都说了,工作没有高低贵贱,只要你的工资比他们高,那么你的腰板就硬。”

我一听这话真想踹狗熊大叔几脚,没好气的说道:“五千毛爷爷看太平间,你认为这工资高吗?”

我以为我说出这句话之后,狗熊大叔会反驳我几句,毕竟五千毛爷爷的薪水,对于我所在的WH市算是挺高的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狗熊大叔不但没有反驳我,相反一脸笑意的看着我问道:“乐乐,多少工资你准备留下看太平间?”

“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狗熊大叔一脸猥琐笑容的看着我说道:“既然你说一万了,那么大叔现在立刻把工资提到一万块一月,每周双休,五险一金外加年底分红,这个待遇不知道你能不能留下来?”

说实话,我听到这福利待遇,我确实心动了,但是一想到这里是太平间,我心里就有些犯嘀咕呀!想我大白天的都能见到鬼,要是到了晚上的话,这里阴气那么重,岂不是野鬼满地跑呀?

想想那种场面我就觉得不寒而粟,可是这份工作的福利待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真的太有诱惑力了。

我左思右想又摸了摸我的钱包,最后一咬牙一狠心,决定在这里干了。他姥姥的,不就是能够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反正它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等习惯了就都好了。

狗熊大叔一听我留下来了,顿时笑嘻嘻的说道:“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大叔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

“其实……”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是希望能够先预支我一个月的工资。”

“预支工资呀?”狗熊大叔上下扫了我几眼,想了想说道:“可以。”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和笔,递给我说道:“签了它,回头就带你去拿钱。”

我接过这张纸一看,原来是一份合同,大体意思是只要签了合同就必须干满一年,要不然就按照违约将我送上法庭。我将这合同看完之后,发现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直接就签了。

狗熊大叔从我手中接过合同,脸上再次露出猥琐的笑容,然后领着我走到东边的第一个房间,随手扔给我一串钥匙说道:“这里就是你的办公室,这办公室够大,而且里面也有床,你要是想住在这里就直接搬过来。”

我闻言瞅了狗熊大叔一眼,心说住你妹呀!这里阴冷潮湿,如果我住在这里的话,不用一个月,小爷我就发霉了……

狗熊大叔一边和我说着有关太平间需要注意的事项,一边询问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最后当狗熊大叔领着我走到一扇大铁门的时候,只见他咳嗽了一声,老脸之上居然露出严肃无比之色,沉声说道:“乐乐,我之前交待你的事情,你都可以不听,但是接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深深的记在脑子里,因为这是关乎你小命的事情。”

我听着狗熊大叔的话,不由得一阵无语加汗颜呀!感情这老货叽叽哇哇那么长时间,原来都是在讲一些废话呀!重头戏原来是这扇大铁门,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为何还会和我的小命有关呢?难道……难道这里面关着什么恶魔不成?

我闻言眉头一皱,咬了咬嘴唇说道:“如果两个星期之前你这样问我,我肯定会说不信,可是现在我是真心的信,因为我TM的刚才就看到鬼了。”

狗熊大叔看着我一脸淡定之色的回答,十分满意的点头道:“既然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那么就好办了。我告诉你,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任何人让你打开这扇门,你都不要打开,因为一旦打开了,那么将会有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而第一个没命的就是你。”

我看着狗熊大叔那严肃无比的模样,下意识的就觉得浑身有些发凉,紧了紧衣服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

“为什么?”我十分不解的说道:“你不告诉我里面是什么,我怎么会知道里面的家伙会有多恐怖、多吓人。”

狗熊大叔咳嗽了一声,摸了摸满脸的络腮胡子,尴尬一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反正就是不能打开,至于原因嘛,那就是医院建成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

我一听这话,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深深的看了狗熊大叔一眼,开口道:“医院定下的规矩?真的还是假的?难道这扇大门后面通向地狱不成?”

“你小子就别管那么多了。”狗熊大叔拍了我一下说道:“反正你记住,这扇铁门在什么时候都不能开就对了。”

狗熊大叔说完之后,也不等我开口说话,直接拉着我往回走,可是就在我一回头的时候,在我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站着一个恐怖之极的鬼魂。

只见他全身血淋淋的,干瘪的手掌好似枯木一般,一双血红的眼睛,闪着夺人心神的光芒,满嘴獠牙锋利无比,一条血淋淋的舌头,在嘴外耷拉着,丝丝鲜红的液体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

乌黑的血迹,布满了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右边的耳朵少了一只,伤口血肉模糊,不像是被利器切断,而是像被人的牙齿,活生生咬下来的。一只眼球被挤爆了,挂在面部的外面,搭拉着,上面连着的神经末梢,看上去,剪不断、理还乱呀!

这恐怖的场景吓的我大叫一声,而我这一声大叫直接把狗熊大叔吓得差点没尿了,他怒瞪着我吼道:“臭小子,你鬼哭狼嚎什么?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我咽了一下口水看着面前恐怖之极的鬼魂,哆哆嗦嗦的说道:“大叔,你看不到旁边的这位吗?”

狗熊大叔闻言脸色一沉,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我的头上,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快速的离开了太平间,当回到一楼之后,狗熊大叔立刻没好气的说道:“不该说的别说,不该看的别看,即使看到了,你丫的也不准说出来。”

我刚才被狗熊大叔拍了一巴掌,心里十分的不爽,瞪了他一眼问道:“为什么?”

狗熊大叔哼了一声道:“没有为什么,反正你记住即使你看到了,也不要乱说话。阴阳相隔,人鬼殊途,各行其道,两不干预。但是你如果乱说话,就会招惹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时候倒霉的可是你自己。”

我咽了一下口水,咧嘴干笑了两声,摸了摸下巴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乱说话了。”

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狗熊大叔一脸好奇之色的看着我说道:“你小子是不是阴阳瞳呀?这才多大一会儿,你就看到两只鬼。”

狗熊大叔见我承认了,立刻惊叫道:“小子,你爽了呀!以后看太平间绝对不会寂寞了。”

我听着狗熊大叔的话,再看着他那幸灾乐祸的表情,说实话我真想狠狠的抽他两个大嘴巴子,这老货太没溜了,简直就是个为老不尊的家伙。

我能看到鬼魂就爽了?这货怎么不想想,看到鬼魂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而且我还是晚上上班,一般人谁能承受的了?

狗熊大叔看着我脸色不怎么好看,立刻‘嘿嘿’贱笑道:“乐乐,你这阴阳瞳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狗熊大叔笑道:“我就是好奇,拥有阴阳瞳的人经常会看到鬼魂,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而且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阴阳瞳的人来看管太平间。哎!我要是拥有阴阳瞳该有多好。”

我听着狗熊大叔的话,立刻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真的想看到鬼魂?”

我看着一脸期待之色的狗熊大叔,咧嘴一笑道:“办法我倒是有一个,不知道你敢不敢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