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以德为师”、“以意为师”,同时和欧洲各国展开足球合作的声浪下,中国足球正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大补。

  但在中国球迷和足球人的意识中,欧洲有一套青训体系是最初的回忆,那就是——阿贾克斯青训。

  中国足球聘请过里克林克这样的阿贾克斯青训总监,但这却成了中国足球的一大笑话。

  那么阿贾克斯青训究竟是什么?荷兰人怎么看这套青训体系?式微的荷兰足球能给我们怎样的青训警醒?

  “阿贾克斯没有青训,至少,他们完全没有从娃娃开始的青训。”约伯·范德哈弗认真地对我说,完全不是在开玩笑。

  难道这就是荷兰足球的一大谜团?只要知道橙色足球的人,没有不知道阿贾克斯的。

  知道阿贾克斯的,都知道这个和克鲁伊夫不朽的俱乐部,是如何以精英化青训立足,如何为欧洲足球源源不断地提供优质足球人才。然而在这位海牙俱乐部的监管代理人口中,似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们在海牙球场,观看海牙和阿贾克斯的联赛。这是在荷兰赫赫有名的一场德比。

  海牙和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是荷兰的三大城市,海牙俱乐部ADO Den Haag,虽然不像阿贾克斯、费耶诺德和埃因霍温这三大传统俱乐部赫赫有名,却也是在1905年就成立的老牌俱乐部,跟阿贾克斯之间,尤其有着极深仇怨——

  这场比赛没有客队球迷,同样阿贾克斯主场对海牙,也不会有客队球迷,这是荷兰足球KNVB明确的处理办法。否则彼此斗殴,乃至互毁俱乐部设施、甚至一把火将对方俱乐部办公室烧了,这种现象,还是越少越好。

  然而约伯是个阿贾克斯球迷,他儿子也是。承担海牙俱乐部的这个特殊角色,是要帮助海牙俱乐部度过一段管理秩序混乱的难关。

  约伯曾经是荷兰曲棍球国手,也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标准荷兰球迷:直言不讳,看似生硬、但不会回避现实。

  这场联赛,阿贾克斯有出现了两名令人眼前一亮的新星:4号中卫马泰斯·德里赫特,刚满18岁;21号中场弗朗吉·德容,20岁。

  德里赫特倒是阿贾克斯根正苗红的培养人才,9岁就进入了阿贾克斯体系,如今已入选荷兰国家队。

  德容更让我眼前一亮。本场是他首次代表阿贾克斯一队首发,上半场灵动飘逸,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当年阿贾克斯出售给热刺的埃里克森。

  弗朗吉·德容,18岁以前,都是威廉二世俱乐部青训球员。2015年被阿贾克斯收购,然后随阿贾克斯青年队在荷乙征战,上季是荷乙最佳新人。

  初秋的荷兰,早晚已经很凉,不过周日下午的这场联赛,阳光照耀下,非常舒适。比赛转会节奏非常快,现场观感,不会比英超德甲差。这个球场只有15000人座席,但设计得紧凑,拢音效果很好。

  “荷兰足球从来都忽视身体对抗,”约伯继续在发表着他的比赛观感,“我们的球员,有脚下技术、有战术执行能力,也有临场的想象力,可对手只要一紧逼,肯定会效率下降。这场如此,国家队和法国那场比赛,更是如此。”

  约伯处在一种忠诚分裂的状况中。职业角色,让他期盼着海牙见分就要抢;个人喜好,又让他对阿贾克斯虎头蛇尾十分不满。海牙能从荷甲最强队身上抢下一个联赛积分,并且是先落后再扳平,球迷都充满喜悦。

  可俱乐部刚从拉齐奥租借过来的边锋里卡多·基什纳,下半场打了28分钟便严重受伤下场,然这艰难而幸运的平局,蒙上了一层阴影。

  第二天消息传出,基什纳前十字韧带断裂,必须去美国做修补手术,至少缺席6个月剩余赛程。

  但在海牙根本找不到他的任何出场纪录,因为基什纳在15岁时,代表荷兰少年队比赛,就被阿贾克斯球探看中,迅速被挖走,尽管此前9年,他都是在海牙受训。

  在阿贾克斯被打磨4年后,他在2015年被阿贾克斯以400万欧元卖给拉齐奥。由于在意甲上场时间不够,他才在2017夏窗临近结束前,被租借到了少年时代的母队。

  “这是一个典型案例,”约伯介绍道,“阿贾克斯在荷甲最有钱、最有名。他们会从其他球队不断挖来有潜力的年轻球员,然后将这些已经具备职业球员基础的孩子们,做最后阶段提纯。然后他们就有可能高价再度售出,于是荣耀和利益,都归于阿贾克斯。”

  哪怕是阿贾克斯球迷,约伯也没对阿贾克斯举世闻名的青训体系有多少赞许,似乎这一切都是约定俗成的必然。

  看到基什纳第二天拄着手撑,来到俱乐部接受体检时,我不由如是想:多少鲜光和荣耀的背后,又掩盖了多少无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