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2月中旬,美国传媒几乎同时报道了一条震惊朝野的消息:“2月10日美国空军‘百战不倦’的‘特别勇敢善战的空中英雄’第4战斗截击机队第334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在朝鲜战场的一次空战中被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击落毙命。有些媒体还用大量篇幅报道了戴维斯的生平、战功和美国军政界对这一事件的强烈反响。

与此同时,在世界东方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上,全国军民一片欢腾。年轻的共和国媒体也都聚焦在击落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这一欢欣鼓舞的辉煌胜利上,聚焦在经过生死拼搏、亲手击毙戴维斯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战斗英雄张积慧身上。顷刻之间,张积慧这个响亮的名字和英雄事迹在全国上下广为传颂;一封封热情洋溢的贺电、贺信像雪片一样,从大江南北、从黄河上下、从祖国的四面八方飞向朝鲜战场,飞到张积慧手中。

转眼间60年过去了。当年25岁的英雄,如今在何处?一家人生活如何?为满足广大读者的要求,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50周年前夕,笔者在北京一个军队干休所里,慕名拜访了军委空军原副司令员张积慧。在张老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年逾古稀的老英雄身板硬朗、耳聪目明,说话声音洪亮。他从玻璃柜里拿出几架飞机模型,摆放在大茶几上,然后打开了话匣子,声情并茂地描绘和演示了当年在朝鲜空战中那惊心动魄的拼杀场面。

1952年初,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第三个年头。美国侵略者和朝鲜李承晚匪帮,在我中朝兄弟部队沉重打击下,连遭重创,不得不坐到谈判桌上。但美国侵略军不甘心失败,依仗其空中优势,不断出动飞机对我军阵地和朝鲜城乡肆意狂轰滥炸。美空军第4战斗截击机联队几乎天天出动飞机,在我军阵地上空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将军指示:我空军要抓住机会狠狠打击一下“狗熊”(“狗熊是个代号,是指美国空军第4战斗截击机联队)。

2月10日清晨,朝霞辉映着雨后的志愿军某部空军机场。敞亮的机场起飞线上,静静地停放着一排排银光闪闪的歼击机,它们好像一匹匹昂首挺胸的战马,严阵以待地等候英勇的骑士随时出征。

突然,机场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警铃声,上级通报博川地区上空发现敌机群。往常,上午9时至10时,敌机惯例要来袭扰。这天7时10分,敌机就起飞了。刘震司令员下令,要给“狗熊”一个突然袭击。

志愿军空军第4师奉命升空迎敌,机场上立即响起隆隆的发动机声,一架架战鹰风驰电掌地冲出跑道,好似一支支离弦的利箭直插云霄。当时张积慧任志愿军空军基地第4师第12团第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和僚机单子玉升空后,看到周围有不少敌机。清川江江口西边有8架,右前方有2架。从机型上看都是F-86佩刀式喷气式战机,是美国空军第4联队的。他们右前方的2架敌机,突然急速右转,咬他们的尾巴。此时,他突然来个右转,以避开其突然袭击。当转到90度时,看到敌机在他的下面,他迅速做了一个左转反扣动作,这样一来正好咬住了敌人,变被动为主动。他想,这回得好好教训教训美国佬。这时敌人有些慌张,做各种动作企图摆脱他,他则紧追不舍。敌人做下滑倒转、急跃升、急俯冲和剧烈的“S”飞行,都未摆脱张积慧的追踪。敌机无奈,只好迎着太阳做急跃升动作,企图摆脱被追击的局面;张积慧则使飞机一边侧开,从而避开了太阳对眼睛的刺激。敌机继续做摆脱的动作,他则沉着地盯准目标,像猛虎扑食般穷追,1000米、800米、700米、600米……

当处在最佳攻击位置时,张积慧一按电钮,三炮齐发,从他飞机上喷射出的三串火光全部击中敌机。敌机顿时拖着长长的黑烟呈螺旋式急速下降,一头栽在博川北面的山坡上,“轰”的一声起火爆炸。这时,僚机单子玉还在掩护张积慧。这架敌机被击落后,紧接着发现另一架敌机处在他的视线里,他巧妙地截了它的半径,迅速按动电钮将其击落。

在激战中,张积慧驾驶的战机操作系统被打坏,飞机不能操纵了。他用力按了一下弹射组,“嗖”的一声,整个身子被弹出飞机,降落在志愿军50军149师阵地上,离戴维斯机毁处仅500多米。张积慧脱下降落伞后跑过去时,志愿军50军指挥所的同志正在寻找搜集战利品:小手枪、飞行帽、胸卡(一块不锈钢牌子),可以清晰地看到胸卡上刻有“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戴维斯”的字栏和血型等。

张积慧击毙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消息一经传出,正在浴血奋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全军上下欢欣鼓舞。中国人民总政治部给张积慧同志记特等功一次,并将其英勇事迹通报全军。同年12月,空军党委授予张积慧“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张积慧接着回忆道:1952年志愿军领导机关组织战斗英雄归国代表团,回到首都北京向中央首长汇报并观摩全军“八一”运动会。我第一次见到首都各界人士隆重热烈的欢迎场面,心里特别激动。代表团成员一下火车,活泼可爱的少先队员给我们献上了大红花,并被热情的欢迎群众抬着走出车站。记得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大专院校作报告时,场面更为火爆,校园里比过节日还热闹,锣鼓喧天、彩旗飞扬,师生员工列队欢迎,争睹战斗英雄的风采,争着与英雄们握手。“热烈欢迎最可爱的人!”“向战斗英雄学习、致敬!”的口号此起彼伏。

代表团被请进观看慰问演出,战斗英雄们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首长的亲切接见。周总理特意将我介绍给毛主席,总理说:“这个年轻人就是击落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张积慧。”毛主席微笑着称赞道:“你打得好啊!”我紧握着主席温暖的大手,一股暖流涌心房。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这是多么崇高的荣誉!我暗暗地下决心,回到朝鲜前线后,要更狠更准地打击美国侵略者,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

1953年,抗美援朝胜利归国后,张积慧和赵宝桐等6位同志被派往苏联红旗空军学院学习深造。张积慧在红旗空军学院学习了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国,先后担任空军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军长。1973年5月,被任命为军委空军副司令员。

张积慧离休以后,仍然关心党和国家大事,仍然关心着人民空军的发展壮大。他注意学习马列主义、思想、理论,自觉地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他经常为驻京部队基层官兵和首都青少年作革命传统报告,讲战斗故事。1999年人民共和国50华诞前夕,他接受山东人民广播电台的专访,向广大听众讲述了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光辉业绩和舍生忘死的大无畏革命精神。

张老说,我离休后安置在总政老干部服务处,总政首长和总部机关的同志对我很关心;服务处的工作人员对我们的政治学习、组织生活、文化娱乐活动等都安排得很好。平时我喜欢散步、游泳等活动,注意锻炼身体。我虽然年逾古稀,但身体素质较好。老伴高风茹插话说,我也是个老党员,原是空军政治部艺术中心编辑、高级经济师。我们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长女张璐玲是一家国营企业的办公室主任,次女张兰冀和小儿张红武均在国外工作。三个孩子的学习工作都很努力,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我们老两口的晚年生活过得很幸福。

1943年5月出生于江苏无锡,1963年入伍,曾任职于铁道兵干部部,后调到总政老干部服务局任副政治委员(副师职,大校)。在职时曾荣立三等功4次,退休后被聘任为《中国老年报》《门球周刊》编辑、记者,《书画天地》《东方老年周刊》特约记者,现为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宣委会委员,《铁军》特约记者,《中外名流》编委。他在《人民日报》《报》《中国老年报》《铁军纵横》《中国老年》《中外名流》《中华英才》《军休之友》《老年教育》等全国几十家报刊发表人物专访、通讯、消息、特写、随笔和摄影作品数千篇(幅),荣获一、二、三等征文奖、优秀作品奖数十次,摄影作品纪念奖、三等奖多次,出版有《仰望铁军》《仰望崇高》《仰望星空》三部文集,其中《仰望星空》由著名词家石祥作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