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兰德比战前,意媒指出AC米兰和国际米兰是两支性格、做法、习惯有极大区别的球队。

  比如马洛塔和加齐迪斯。前者是AD(LAmministratore Delegato,竞技事务执行总裁),国米绝对大脑,比DG(总经理)、DS(体育总监)都高出很多,如奥西里奥(DS)就是马洛塔的下属。而加齐迪斯名义上是CEO,但在竞技领域,他的权力被马尔蒂尼、马萨拉分走很多。

  比如布罗佐维奇和凯西。两人都是夏季合同到期,深陷离队传闻,但有所区别。B罗情感上希望留队,外界的传闻只是他的团队谋取大合同的工具。凯西离队的愿望更加强烈。

  马尔蒂尼在AC米兰的职务是DT(Direttore Tecnico,技术总监),在意甲,这个职务要比CEO、DS(体育总监)低一级。但由于马队享受着埃利奥特的绝对信任,所以实际上,他大权在握,与加齐迪斯、马萨拉一起并称“三巨头”,这三人谈不上谁官大谁官小的问题。

  退役后的马尔蒂尼,复制了球员时代的霸气——球员时代,马尔蒂尼在更衣室管理方面说一不二。

  2009年马队退役后,AC米兰一直希望他回归任职。但直到9年后的2018年,马队才回归球队。主要原因是,马尔蒂尼的要求是:要他回去,得他说了算才行,说了不算没意义!

  托蒂退役后也有着马尔蒂尼一样的想法:我热爱罗马队,但是,要我回球队效力,就必须给实权,否则不伺候!

  帕洛塔时代,罗马邀请托蒂出任DT(技术总监),职级与马尔蒂尼如今在AC米兰相同。但托蒂并未得到绝对信任,当时罗马有三人比托蒂级别更高(DS萨巴蒂尼/蒙奇、DG巴尔迪尼、AD费恩加),托蒂成了四个高管中最底层的存在。

  球员时代,萨内蒂虽是国米多年队长,但从不“以威取信”,而是“以身作则”,习惯做好自己去感染队友,不是靠嗓门和威权。

  球场上,萨内蒂也多是扮演辅者。最突出的例子,是麦孔到队后,萨内蒂在33岁的年纪,让出踢了多年的边后卫位置,改打后腰,去给疯狂助攻的麦孔擦。多年后曼奇尼指出,以萨内蒂的资历,如果他不愿意,没人能强迫他。但萨内蒂乐呵呵就干了,这才有了后来麦孔的“世一翼”佳话。

  曾有人试图将他描述为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但实际上,萨内蒂并不是国米大权在握的实权人物,从来都不是。

  主业是三个,其一,商务推广,形象代言。国米很多赞助、商业企划,都有他的心血。

  其二,对外联络。从官权(FIFA、欧足联、意足协)到媒体,从中国人到白头巾,都有他的活跃身姿。

  其三,青训、女足、全球足球学校。这些工作不易出彩,但很累,萨内蒂却干得很开心。

  《米兰体育报》介绍,马洛塔染病无法去训练场督军,萨内蒂救火干这个活,他去了后,与教练组几位技术职员一番攀谈后赢得尊重,此后就经常帮他们做点事,提供支持,靠能力而不是权柄赢得了信任。

  国米这些年的一个重点是提升网络影响,拓展社交网站业务,萨内蒂是国米高层中组织网络活动最多、提供帮助最大的巨头。你若有兴趣,关注他的账号,经常能参与他的活动直播。

  他也参与转会事务,比如国米引进劳塔罗,“勾搭”迪巴拉,一些重要的青训、女足签约,都有他的参与。

  他做的事远不止上述这些。比如出售卢卡库、阿什拉夫后,国米一度与死忠球迷关系紧张,危机公关时刻萨内蒂帮了大忙。比如国米翻修青训基地,萨内蒂也跑去做监工。比如……

  一句话:萨内蒂并不是国米的实权人物,但他在方方面面都在帮助国米,在很多领域都非常活跃。

  退役后的萨内蒂在米兰的博科尼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如今年近半百,他还在不断学习市场、金融、经营、互联网等新知识。

  “我坚持学习,是因为各种新知识层出不穷,更重要的是,我知道退役后我必须从零开始”,萨内蒂讲道:“退役后,我想在管理层中扮演更多元的角色,而不仅仅是停留在竞技层面”。

  8年来,始终有人将萨内蒂描述为是“吉祥物”,“可有可无之人”,“其价值不会比一张海报高出多少”。

  是的,8年来,萨内蒂在国米的工作,似乎不如他的餐厅和慈善基金那么显眼。但8年后的现在,人们不得不承认,萨内蒂在高管位置上为国米贡献良多,只是因为他分走的,多是些事务繁杂、劳心劳力却不易出彩的活,所以存在感不足。但事实上,在任何单位,这样“不争权、想干事、能干事、肯学习、能在各个环节救火”的人才,都可以说是镇队之宝。

  一言以蔽之:马尔蒂尼是AC米兰实权人物,萨内蒂是国米不争权的高管,但两人都是各自球队的肱股之臣,都为球队贡献良多,发光发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